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扬舟船文化 传承海洋文明

舟山绿眉毛航海队

 
 
 

日志

 
 

令人遗憾的单人横渡—太平洋探险  

2009-02-14 17:41:12|  分类: 帆船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14岁的少年,在父母亲的支持下,只身一人驶船横渡太平洋。1996年 9月13日,对于14岁的高桥素晴来说是个终生难忘的日子。一个多月以前他从东京的梦之岛出发,独自一人扬帆横渡太平洋,历时55天、航程9600公里,将于这天下午抵达彼岸的美国旧金山。连日来当地传媒纷纷介绍这个“独闯太平洋壮举中迄今年龄最小的成功者”,一时间,同他的名字一样(日语中“素晴”二字意为最美丽的)这个日本少年成了大洋对岸两国人们传诵的航海小英雄。可是当他的“Advantage” 号于这天下午在旧金山一个码头靠岸收帆时,岸上并未出现火爆的记者阵容,连日本朝日新闻社为他准备的“朝日杯”颁奖仪式也迟迟不见人影,小英雄一颗正要跳到嗓子眼的心顿时随着滑下的风帆一落千丈。

被取消的颁奖仪式

公开报道了素晴这次单人航海的朝日新闻社正准备为他举办欢迎会及颁奖仪式,在征求以出船方式参与这次航海的“Advan-tage”号设计者崛江谦一的意见时,记者却得到了一个意外信息素晴中途曾按过卫星呼救系统的按钮。据他本人解释,在越过国际日期变换线后,为了告诉人们自己所处的位置,他曾 3次按下那个按钮。”按下它等于宣告航海的终止,不了解这一点就不具备一个海上竞技者的资格。”崛江夫人插入这一句道出了那个按钮的关键所在。“我丈夫原想承认素晴这次横渡太平洋的成功,但那样做有违于航海运动的规章,海上竞技不分年龄不能因为是孩子就可以触犯章程。”

崛江作为世界首例单人帆船横渡太平洋的成功者,在那年代确实经历了一种冒险,此后20多年来帆船航海条件也明显改善,取代当年六分仪、海图的是通过卫星传送信息的 GPS系统,有了它就可以随时了解自己所处的位置,至于气象 FAX、卫星电话等更是一应俱全,只要有钱,航海的安全就不难买到。换句话说,横渡太平洋在这个年代已算不上冒险了。如今要考验的只是航海者的精神、意志,航海追求什么,凭什么去取得成功等。

在上面提到的各种通讯设备中,唯有卫星呼救系统是万万不可轻易动用的,只有遭到威胁生命安全的紧急变故,航行无法继续等迫不得已的情况才能使用。一旦把它的按钮置于“ON”,航海者所处位置辖区的有关国家海岸警备队就会马上出动,附近如有其它船只也会主动赶去救援,不过航海计划也就在手指按下的瞬间告吹了。这就好比拳击时,一方主动向拳台上投掷毛巾示意服输一样。

如果说崛江夫妇提供的信息导致了欢迎仪式的降格,那么后面发生的几件事则彻底否定了“小英雄”的壮举。首先,素晴在回答记者的电话采访时已证实了自己确实按过卫星呼救系统的按钮。

有人介入的单人横渡

除了在卫星呼救系统上的违规之外,素晴在全行程中保持单人横渡的“个人性”上也没能守约。从梦之岛出发的第三天(7月25日),素晴的“Advantage”号就发生了引擎故障,开始他还格守着这次航海的“个人性”,对自己学过的一点机械常识满怀信心,以为凭个人能力完全可以应付。可机器拆开以后才发现,问题远非想象的那么简单,连故障的原因也找不到。这次航海的总教练高井通过无线电联络,指示他如何处理,结果还是屡试不爽。一阵手忙脚乱之后,除了—身油泥,一无所获,此时又偏偏赶上风平浪静,引擎修不好寸步难行。素晴不得不承认自己能力有限信心开始动摇。当高井再次征求他的意见时,他终于选择了请技师上船这一决定。26日,在99里浜附近,内燃机技师登上船帮助索晴排除了引擎故障,“Advantage” 号又可以继续航行了。但下面的航行已经发生了根本意义上的改变,为此,后方的高井总教练曾建议他就此罢手,放弃这次航海。但他的父母坚决反对,执意支持素晴把航海继续下去。

素晴重新上路了,可是,在航程之外,家里发生的另一变故是他无论如何预想不到的。

在99里浜发生的引擎故障加深了素晴父母对高井的不信任,出发后的第五天,素晴的父亲高桥裕雄毅然辞退了高井。“最初高井的教练班子制定的计划还算比较完美,我们夫妇以为下面就按此计划进行,便按约定付了款。可是孩子的训练并未达到规定的 500课时,也没有按我们的要求购入器材,这是欺诈行为。果然,出发不久就出了问题,船修好了他们反倒主张让素晴撤回来,似乎钱一拿到手,事情就与他们无关了。”对于高桥裕雄的这番抱怨,执行教练植木做了如下解释。

高井作为这次航海计划的承包人,他主要负责拉赞助商和船只的改造,至于后来的器材采购也托付于他,是因为高桥家在航海界没有熟人。如果自己去采购只能按市面价格,船的改造、器材的采购都是高井利用关系买的人情货,便宜了30%以上。由于帆船的机器部件、备件用量很小,即便享受了优惠介格,也还是超出预想程度,而预付款对高井也确实是个不小的负担,为此,很自然的要向高桥家提出付款要求。帆船航海要多大的投资,高桥夫妇无法理解,猜疑很快转为对高井的不信任。而帆船航海一旦冠以“单人横渡”字样,其艰险程度,制约条件就非一般的水上项目所能比了,从99里浜技师登上素晴船舷那一刻起,“单人横渡”的资格就不复存在了,这一行动的分量也因此大大打了折扣。高桥夫妇对高井撤回素晴的主张大动肝火的原因,正在于他们对航海运动的章程不明就里。

没有内行的后援小组

高井作为帆船运动的内行在国内颇有些名气,每年训练合同应接不暇,高桥夫妇最初也不愿看到他的名声因此而受损害,正式提出辞退之前,高桥裕雄曾提出一个让步方案:后援工作全部自行负责,高井只充当技术教练。高井未予接受,继而请执行教练植木接替高井。植木也同样表示拒绝接受。左右碰壁的高桥便认定是高井从中作梗,促成他做出辞退的决定。

植木的回绝自有其缘由,高井对素晴的技术水平最摸底,没有他直接参与后援工作无从着手,而将他辞退则无疑于把素晴推向险境。高井说过,仅靠素晴的技术水平无法完成全部航程,航海运动的重中之重是充分利用无线电听取后援小组的指导,而后援小组必须对素晴了如指掌,包括技术能力、性格情绪及船的性能现状、气象条件等,而这些除高井无人胜任,没有他在场,后援工作很难圆满配合。

高井被辞退也有他自身的责任。尽管对素晴的培训已做到尽心尽责,但对不了解航海的家长却很少取得联系,本该通过电话做说明解释的他并未做到,结果导致了对方的不信任。可是,这次航海对素晴自身具何等意义?作为后援工作的指挥者必须捕捉前方的什么心理状态?高桥夫妇不具备这种洞察力。

从那次引擎故障到后来无线电联络一度中断,几次意外变故高桥夫妇精神上已蒙受了很大的打击,无法发挥后援工作应有的作用,只是不住地抱怨:引擎没有及时修复是国际海事卫星组织未尽到责任;无线电天线失灵是高井采购中的过失等。孰不知,一个出色的航海者,除船只、食物、水及自身判断力、航海技术之外,更不可缺少的是坚强的意志。

出发后在99里浜抛锚请技师登船修理时,若将船拖曳回港,当时辞退高井尚在情理之中,既然已决定让素晴继续下去,再执意辞退情理上就讲不通了。仍然使用高井拉赞助借来的船,那么,一旦陷入困境责任就落在高井身上,他是航海界的专家,这种遗憾给人的打击是不可估量的。高井没有坚持留下来是个错误,而在他离开后高桥夫妇从新泻县另聘的一个志愿人员宇佐美健担任后援指挥则是错上加错。

途中错改航线

高井走后,不到两天高桥夫妇已是六神无主、手足失措,体验到后援工作离不开内行,便马上从新泻县聘请了宇佐美健,由他接替高井留下的工作。宇佐美健确是个比较老到的轮机手,但他从未参与过越洋航海、最初高井为素晴选定的航线是沿太平洋高气压区的边缘、北纬45°~47°之间的白令海峡南侧,跨过国际日期变更线后,向东偏南斜指旧金山方向。而宇佐美健仅凭其内海航行经验,对航线做了调整。他指示航行途中的素晴保持北纬40°,虽然这一纬度可能遇到无风区,但躲进舱室可避开白天40℃高温下操帆使舵,也好让患过膀脱炎的素晴适时保存体力。然而,老练的水手却不会这样看问题,北纬40°正处高压带,宁可将航线偏北绕行,也无人愿在无风区里煎熬,这是航海运动一条铁的原则。

14岁的素晴尚不具备领取航海执照的资格(仅日本实行这一制度),按规定不能参加动力航海。为此,出发前高井和几个教练哭丧着脸,极不情愿地把推进器锁定了。进入后半程以后,宇佐美健告诉素晴到了旧金山附近水域,就可以打掉锁在推进器上的销轴。装着推进器终归是件好事,但是了解越洋探险的人,绝不会出这样的主意。航海运动就怕落水,遇到船脊骨缠上海草等危险情况,有时难免要下海处理。但是单人行动,而且处在水温低、流速快的旧金山附近下海去解开推进器的销轴,这无异于自杀行为。

高井离开以后,素晴的后援工作几乎是统揽在外行人的手中摆在他面前的不仅是水面下的暗礁,还有岸上的人们给他埋下的层层险阻。

迈向更远大的目标

在洲际帆船赛中多次获得“健伍”杯的金子纯代非常同情这个小英雄,认为“向前”本身就是成功,素晴若真是处在旧金山附近按下的那个按钮,就可以理解为年轻人一种豪放的报捷方式。一般远洋船的船员在看到陆地时也常用信号弹等方式宣泄激动的情绪。素晴君出于同样心理为了让人们为他高兴试探地按下按钮不该被理解为求救信号。

在旧金山迎接素晴的志愿人员皮特·福克也是个曾 3次横渡大洋的帆船选手。 9月11日在素晴到达的两天前,福克与他的联系曾中断了两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与素晴的父母之间没有任何书面协议,我只是以一个志愿者身份在这里迎接素晴、帮助他准备记者会见的场所。”对后援小组的工作他表示非常不理解:“作为已向媒界公开的这次航海,它的后援小组只有两位家长,而且他们根本不懂航海运动,他们给我的传真上都是些毫无价值的信息,而这里的一伙志愿人员通过无线电监听倒是给了素晴很大的帮助,那期间,国际互联网上也经常出现素晴的名字,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

9月13日下午,素晴的“Advantage”号在预计时间内驶进了旧金山港。进港两天前,素晴确实按过卫星呼救系统的按钮,是他自己的主张,还是家长的决定,尚无从可知。但落下了征帆的越洋航海已明显不如当初宣传得那么火爆。9600公里的海上颠簸,违规也好,个人条件也罢,能与船一同靠岸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人们看到船的破损程度相当惊人,而且内行人看得清楚,船的损坏,皆因使用不当、经验不足所至。没有足够的航海知识这一点

素晴自己也毫不隐晦,但另有一点他不用说人们也看得出,那就是“单人横渡”这类探险项目中,很多靠个人素质、道德水准去约束的地方他到底实践了多少?教练对他再三强调的帆船运动的意义,培养他临危不乱的意志,但到海上已完全变了样,以致于为了一只按钮而前功尽弃。对此,有人透过父母前后所做所为,怀疑他们在用孩子沽名钓誉;教练为不成功的抵达终点而深深懊悔;素晴自己则表示,过去的55天只当是走过了航程的一个中间站,我从中看到了人生的真谛,不久我将去环球一周。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