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扬舟船文化 传承海洋文明

舟山绿眉毛航海队

 
 
 

日志

 
 

传奇古典帆船修复:Eilean号代表真正大海  

2010-11-11 14:59:34|  分类: 舟船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传奇古典帆船修复:Eilean号代表真正大海 - 舟山绿眉毛 - 弘扬舟船文化 传承海洋文明
      
       Eilean 号代表了真正的大海

10月22 日,修复完工的Eilean 号在意大利拉斯佩齐亚军港举行交接典礼。这艘由传奇的苏格兰Fife 家族设计建造的双桅古典帆船,在经历半个世纪风光无限的大西洋之旅后,曾变成一条破败不堪、几遭废弃的“污船”。经过两年半大修,它终于恢复了昔日荣光。

“帆船曾是伦敦、利物浦、圣纳扎尔和纽威迭普人的骄傲;之后挪威人和意大利人喜欢上了它们,但人们对效率的追求使它们也逐渐被淘汰。它们被送到了新加坡、上海、旧金山和檀香山等地……这些建造于19 世纪末的老船绝大多数都已葬身海底,或已退休,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

这是荷兰浪漫主义作家阿图尔·范申德尔的名作《污船》中的一段描述。这本薄薄的译成中文不到10 万字的小说,被认为是史上最出色的航海小说之一,与之并列的是梅尔维尔的《白鲸》、康拉德的《 吉姆爷》、杰克·伦敦的《 海狼》等巨著。《污船》的主角是一名叫雅柯布·布劳尔的缝帆工,他40 年如一日“苦恋”着他所服务的帆船约翰娜·玛丽亚号,即便最后它变得老旧、寒酸、过时,成为一艘“污船”,依然不离不弃,直到白发苍苍时终于实现了一生的夙愿—成为约翰娜·玛丽亚号的船主,而此时,蒸汽船已经彻底取代了帆船。……

范申德尔为布劳尔安排了重重磨难,他的“情人”被毫不留情地反复转手买卖,而布劳尔则在大西洋、印度洋和太平洋上到处追赶着它的航迹,不惜一切代价要一次次地成为它的船员。

2009 年10 月22 日,在意大利拉斯佩齐亚(La Spezia)参加被修复一新的Eilean 号古典帆船交接典礼时,我的脑海中盘桓不去的正是这部小说,以及以下这段文字:“在布劳尔坐牢的时候,菲奥朵拉号(约翰娜·玛丽亚号的新名字)正搁浅在拉斯佩齐亚,并被俄国船主们转卖了,因为经营这艘船太费钱。新的老板是个来自里窝那的船长,他将菲奥朵拉号重新修缮、上漆,船身的每一处都被涂上了艳丽的色彩,使它看上去容光焕发,宛如一名衣着考究的风月场中的女郎,而过去的菲奥朵拉号则只能算一个衣衫褴褛的邋遢妇人。”

我在想,真是巧啊,同样是在拉斯佩齐亚,同样是目睹一艘曾经风光无限却在长年航行后变得破败凋落的帆船又被修缮一新、熠熠生辉。小说的世界就这样和眼前所见的现实奇妙地混合在了一起,让人有灵魂出窍的漂浮感。

不过买下Eilean 号的并不是某个“来自里窝那的船长”,而是安杰罗·白纳迪(Angelo Bonati)—意大利高级腕表制造商沛纳海的全球CEO。这位CEO 虽然不是船长,却是资深的“航海发烧友”,有20 多年的航海经验,称得上半个专业航海家了。

白纳迪今年59 岁,我算了算,和最终如愿以偿买下约翰娜·玛丽亚号的布劳尔相去不远。后来的布劳尔一直待在他心爱的帆船上,几乎不上岸;白纳迪也告诉我,典礼第二天,他就准备驾驶Eilean 号出海,甚至期待某一天,等公海上的海盗不那么猖獗的时候,能够亲自驾驶着Eilean 号,一直开到中国来。

不过当然,作为CEO,显然白纳迪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不可能真的像布劳尔那样,将余生全部交付给一艘帆船。

系出名门的双桅帆船

正如华美的荷兰大帆船约翰娜·玛丽亚号(全帆装备、镀金船艏、最高航速超过14 节)值得布劳尔为之“苦恋”一生,Eilean 号虽然小巧精致得多,但更加“系出名门”。

Eilean 在凯尔特语中是“小岛”的意思。22 米长的双桅帆船Eilean 号于1936 年在苏格兰费尔利(Fairlie)下水,设计编号为822,由当时已80 高龄的著名设计师William Fife 三世和刚刚加入家族企业的侄子联手设计。Fife 是世界造船史上的传奇名字,从19 世纪末到20世纪中叶,Fife 家族三代传人设计、建造出了一批世界上最美的帆船,不少至今仍航行在各大洋上。

作为Fife 系列的名船,Eilean 号在设计上有一些很特别的地方:采用百慕大帆船的设计,两根桅杆各配上张力十足的三角帆;复合结构,由镀锌外层的金属骨架支撑缅甸柚木船板;船身的水线部分较窄,主帆远远地安装于接近船尾的地方,整体比例十分优美。

Eilean 号最初的船主是皇家古罗克帆船俱乐部(Royal Gourock Yacht Club)的Fulton 兄弟,但这对兄弟不久在二次大战中罹难,此后,它辗转多人之手,人们对其航程所知甚少。直到上世纪70 年代,建筑师约翰·谢勒(John Shearer)买下了Eilean 号,它才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曾在孩提时代乘Eilean 号出海的谢勒非常钟爱这艘漂亮的帆船,甚至把它布置成了家居。自此,它一直长驻加勒比海,最先穿越英属维尔京群岛的圣托马斯岛,随后转往安提瓜岛,逐渐成为加勒比海上最优雅、最受欢迎的出租帆船之一。谢勒曾驾驶Eilean 号横渡大西洋14 次,其中多次都是独力航行。

当名船变成“污船”

白纳迪清晰地记得2006 年在安提瓜的English Habour 初见Eilean 号时的情景,那简直“不忍卒睹”:仅仅靠一条旧拖船支撑浮在海面上,系泊缆柱已经折断,白蚁侵蚀了船首斜桅及主桅和后桅的一半,舷缘断裂,船尾栏杆被拆除,甲板上的固定装置失效,内舱的全部装修都已不复存在……只有柚木船板因其特殊材质而没有遭到蛀蚀。

事实上,谢勒并不是将这艘帆船当成废物在处理。一次触礁事故后,他就用那艘旧拖船作为锚泊Eilean 号的“码头”,并在拖船上备齐了焊接工具、车床和切割器,把它变成了自己的新家和个人海上工作室,试图一点点地亲手修复它。然而Eilean 号过于“老迈”,受损太大,这样凭借个人力量进行的零星修复工作根本不足以使它获得新生,反而由于旷日持久的搁置而变得更加破败。

白纳迪说,尽管当时的Eilean 号看上去奄奄一息,但它内在的神采对一个内行来说依然是掩盖不住的,所以3 分钟内他就决定了:买下它。白纳迪意识到,谢勒凭个人能力无法完成的事情,他可以借助沛纳海的雄厚资金实力和在意大利海军及航海界的深厚关系来做到。

2006 年12月,Eilean号被塞满气袋,变成了一个“大包裹”,由一艘货轮从安提瓜拖到马提尼克岛,然后被运上一艘特制的用来运输帆船的货柜船,经过两个月、4000 英里的航行,抵达热那亚,随后被拖到维亚雷焦的Francesco DelCarlo 造船厂,开始了真正的“大修”。在超过两年半的时间里,工匠们夜以继日的工作终于让Eilean 号焕然一新。

Eilean 号的新生

2009 年10 月22 日的修复交接典礼是在大风大雨中进行的。意大利海军第勒尼安海舰队司令弗朗哥·鲍利(Franco Paoli)中将亲临拉斯佩齐亚仪式现场,一班身形壮硕的海军高级将领随行。我们坐的车进出军港、四处转悠,一路都畅通无阻,可见沛纳海与意大利海军之间的关系真不是一般的深。

在巨大的白色帐篷里,一个展览正在进行,展品是Eilean 号上的各种“文物”,以及大量历史和修复过程的图片、影像资料。穿过一条通道,进入另一个相连的大帐篷,便是“会议大厅”。在来自沛纳海、船厂以及海军的“各位领导”纷纷发完言之后,右侧帐篷忽然全部卷起,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我们就在海岸边,而Eilean 号正在风雨中等待被“唤醒”。

伴随着军乐队的演奏,拉斯佩齐亚主教冒着大雨为Eilean 号洒圣水祝福,而后白纳迪、鲍利中将以及WilliamFife 三世的侄女May Kohn Fife 等贵宾纷纷登船参观。白纳迪动情地说:“目睹Eilean 号重现昔日光辉实在令人感动,我相信所有古典帆船爱好者都会有同感。Eilean 号高贵和完美的线条,不但是工艺与诚意的超卓典范,也象征着对海洋的热情,而这份热情唯有借着航海方能将它毫无保留地表达出来。”

神奇的是,仪式刚刚结束,风雨忽然就停了,阳光猛地穿透阴霾,将一天来肆虐热那亚湾的狂风暴雨一扫而空。海水湛蓝,碧空如洗,地中海终于露出它最迷人的一面。

我们纷纷脱鞋,登上簇新的Eilean号。Fife 造船厂吐着红色长舌的描金巨龙标志,如同当年一样刻在船身两侧,龙头在船头,龙尾在船尾。原色的缅甸柚木甲板、闪亮的黄铜绞盘、高耸的阿拉斯加云杉木桅杆、沉重的原配海军锚、青铜的舷窗、非洲桃木的舱壁、备齐红木家具的私人客厅一般的客舱与“ 军官室”……一路摸着,看着,你会恍然回到那个帆船统治海洋的“大航海时代”。

我再次想起范申德尔的文字—此刻,它们变得前所未有的形象、具体。我想象着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Eilean号将如何起锚,开始它的新生,如同小说中所写:“待到早晨钟声响起时,船帆将全部扬起,亮出起航的信号。离港的瞬间,船身会以一个妙到巅毫的角度倾斜。绿宝石般的海水激荡船体,形成无数白花花的小泡沫,接着便在刹那间归于无形。海水中的盐分子如饥似渴般争相爬到船身上,盐末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占据了船身的一部分。”

B=《外滩画报》

A= 白纳迪( Angelo Bonati)

B:Eilean 号今天修复下水了,接下去你会亲自驾驶它出海吗?

A:为什么不呢?明天我就会开它出海。

B:你当时是出于什么考虑从原船主约翰·谢勒先生手中买下Eilean 号的?

A:因为我知道这条船是属于Fife这个系列的,而Fife 系列在古典帆船中是很稀有的,它和我们的品牌形象很相符,所以我3 分钟里就决定要买它了。

B:那么你认为沛纳海和Eilean 号帆船之间究竟是怎样一种关系呢?

A:我想有4 点。首先,Eilean 号是在1936 年建成的,而我们为意大利皇家海军设计的第一款深海腕表也是在这一年诞生的;第二,是热情,因为其实造船和做手表一样,你一定要投入极大的热情才能做到最好;第三,则是经验,你一定要有很丰富的经验才能造出技艺那么高超的东西,无论帆船还是手表;第四,沛纳海一直与海有很深的渊源,我们本来就是专为意大利海军设计和生产手表的,而Eilean 号作为一艘非常出色的古典帆船,正代表了大海。

B:近年来,随着经济实力的增强,游艇越来越多地进入中国人的视野。但是对帆船,尤其是古典帆船,中国公众的了解还很少。能介绍一下你对古典帆船运动的理解吗?

A:我想,当然是游艇比较容易被接受,只要发动机器你就能玩游艇了。而驾驶古典帆船要难得多,首先你需要一个足够好的团队,其次它相对来说危险性比较高,因此你必须找到那些志同道合又很有经验的海员来和你一起出海。现在的中国大陆,拥有驾驶帆船经验的海员显然还不够多。但是中国也不是完全没有人从事这项运动,而且我想会越来越多。现在,意大利、地中海一直都有古典帆船的比赛,我希望这样的比赛能够很快在中国举办,这样就会让更多的人深入地了解和体会古典帆船文化、航海文化的魅力。

B:你会带Eilean 号航行来中国吗?

A:眼下还没这个计划。从意大利航行到中国是一个漫长的旅程,而目前的公海上很危险,有很多海盗,海盗的船很快,我们的帆船当然没法比。不过我还是希望有一天能够成行。

B:沛纳海一向最关注的是航海运动,未来它是否会向其他运动项目拓展?

A:我很难想象沛纳海与其他运动联系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因为沛纳海与航海运动之间的关系是极具历史价值的,而不是随便找一个运动项目来赞助。如果我们明天突然去赞助高尔夫球,所有人都会问:你们到底在干吗?而与古典帆船紧密联系在一起,你一看就明白,哦,是海—这就是我们最强大最明确的品牌定位。

B:修复之后,沛纳海将如何使用这艘古典帆船?

A:Eilean 号将于2010 年初进行修复后的首次横渡大西洋之旅,并于4 月参加沛纳海2010 年古典帆船挑战赛的第一项赛事—安提瓜古典帆船周。今后,Eilean 号一定会在各项推广航海文化与古典帆船的活动中成为焦点。

来源:外滩画报    文/菲戈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