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扬舟船文化 传承海洋文明

舟山绿眉毛航海队

 
 
 

日志

 
 

余秋雨:重建舟山新区的海洋文化  

2011-08-06 09:55:35|  分类: 海洋名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下午3点,2011舟山群岛海洋文化节活动组委会在舟山艺术剧院举行“中国海洋文化论坛”。活动承办单位——中共舟山市委宣传部、舟山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邀请了国内著名学者余秋雨,为市民作中华传统文化与海洋文化的演讲,旨在激发市民增强海洋意识,弘扬海洋精神,传承海洋文化,推进“舟山群岛新区”建设。

  论坛由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部长江建国主持。

  没有喝水,没有讲稿,余秋雨在台上一口气讲了143分钟。两个多小时的演讲,围绕一个主题——如何重建舟山新区的海洋文化?

  “孔子不懂英语,你不能说他没有文化”

  演讲一开始,余秋雨便从基本概念入手,为听者梳理文化概念和文化类型。“什么是文化?”他先抛出这个问题。

  好多人答不上来,包括他身边的文化人也经常问他这个问题。“人就是这样,有时会对非常熟悉的东西保持奇怪的陌生。文化,它的范围应该放在何处?全世界都在为这个命题而忙碌。文化这个词,大到没有边际,小到一种职业。在我看来,会背好多古文的人倒不一定素质很高,但我奶奶不识字,我却认为她很有文化,我的名字就是她起的。孔子不懂英语,你不能说他没有文化。 ”

  在余秋雨看来,文化,没有表面的标志。

余秋雨:重建舟山新区的海洋文化 - 舟山绿眉毛 - 弘扬舟船文化 传承海洋文明

 

  他拿跨国婚姻举例:“现在有不少破裂的跨国婚姻,离婚理由惊人地一致:文化差异。但不见得这些人从事的工作都与文化有关。可见‘文化’这两个字,关系每个人的生命。”“我的一个朋友在纽约,他与太太的婚姻破裂就因为一件小事而爆发:每年清明节,他都会回祖国家乡来祭祖。这对他的太太来讲,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个时候公司不放假、机票又不打折,干嘛年年非得在这个时候回去,换个时间不行吗?而对于中国人来说,这就是传统文化的影响力。他的离婚,其实是在捍卫自己的文化。”

  余秋雨由此得出结论:“什么是文化?文化就是精神价值渗透到公共空间的生活方式。什么是中国文化?中国文化就是中国人集体的精神价值和生活方式。什么是舟山文化?舟山文化就是舟山人集体的精神价值和生活方式。 ”

  现在,舟山变成新区了,“重建舟山这个公共空间的精神价值和生活方式,需要重新打理和重新创造。”

  “海洋文化是需要彼岸的”

  在余秋雨看来,中华文化与海洋文化的关系有点尴尬。

  “人类经历了三个文明:农耕文明、游牧文明、海洋文明。中华文化比较靠近农耕文明。尽管它有着很长的海岸线,它的子民也在海上劳作,打鱼、晒盐,但这些并不能代表海洋文化,最多只是对农耕文明饮食上的补充。海洋文明是另一种本质,那种本质更加宏大。”

  中华文化对海洋文化一直是陌生的。“虽然我们也有比较早的航海技术,但是我们的海岸线没有此岸和彼岸的关系。”作为文化学者,余秋雨用比较诗意的语言来形容他所认定的海洋文化是这样的,“海洋文化是需要彼岸的,它是一种文化与另一种不熟悉的文化相互交流的文明。 ”

  纵观中国历史,好像没有哪个朝代真正发掘过海洋文化的魅力,我们对海上文明向来是陌生的。余秋雨逐个评论各朝代:“那么伟大的唐朝,有着著名的丝绸之路,但它的主角仍是陆上交流,它所谓的庞大的‘船队’,是成群的骆驼;在宋朝,渔民们知道海的彼岸是东瀛,但也不成气候,一种文化的形成必须让高层成为主体;元朝对海洋文化有点鼓励,它鼓励出海,但它没有章法,而且这个朝代时间太短了;麻烦的是明朝,这个朝代对海非常地恼怒,连一块板也不能到海里去,‘禁海令’在明朝是非常严格的。虽然郑和下西洋也发生在明代,但整个朝廷的思路并不是如此。”

  “中华文明,一定要进入新的海洋文明时代,舟山带头! ”

  “更麻烦的是,由于对海上活动的敌视和鄙视,明朝总觉得它不在我们王朝的统治之下,以朱元璋为代表的农耕文化,对海洋交往产生了巨大的恐惧。当时有件大事情就是打倭寇,过大地扩大了打击面。”

  余秋雨说,倭寇的首领并非是我们想像的是日本人,而是中国人,他的名字叫王直,也有人称汪直,安徽人,他有一句非常有名的遗言,八个字:“解除海禁,通市贸易。”王直曾多次向朝廷諫言,他的一句名言是:“市通,寇为商,市禁,商为寇。”

  如果采纳他的建议,东海的多个岛屿也可以纳入管理。当时葡萄牙人和闽浙商人一起,在双屿港建起了全球性的贸易中心,双屿港一度成为连接东西方的举世无双的贸易金融港。不少历史学家认为当时的双屿就是十六世纪的上海,无比繁华。一些商船配备武器也是为了自身防护的需要。然而,对持械商船的恐惧与无法掌控感让明朝作出了“海禁”决定,“让留下遗言的王直长长一叹。”“清朝的禁海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沿海迁走了30里--50里。而此时,世界海洋已经被重新瓜分了。”“对海洋文化的陌生让我们至今承受这个恶果!”余秋雨谈到,“19世纪的中国所遭受的灾难全部来自海洋!鸦片战争、甲午中日海战等,全部发生在被禁的那片大海,而侵辱我们的列强也都来自海上! ”

  到了21世纪,中国已经充分认识到了海洋作用并把它上升到海洋发展战略,“海洋文化需要我们重新去建立。其中包括地球资源的重新分配、海洋生态的重新探索,还有国家安全、海陆联动等,第一个实验地就是在舟山。”“中华文明,一定要进入新的海洋文明时代,舟山带头!”

  “重大建筑的设计一定要国际招标”

  到过世界多个海洋文化发达国家的余秋雨,对海洋文化较有发言权。他认为,要重建舟山群岛新区海洋文化,要有几个元素来支撑:国际形象、自由港的氛围、航海美学、海洋生态示范景观、佛教传统。

  首先是国际形象。“能得到浙江舟山群岛新区批复,这是不得了的一件事情。其他有新区的都是直辖市,像上海浦东、天津滨海、重庆两江,规模都是非常大的。舟山与它们的一个重大区别是高度国际化——既然国务院批复了这个新区,而且是最晚批的,国际化规格也能做得最高。要做到比如国外的最高等级的人来,也不能不惊叹它的国际化。”

  在余秋雨看来,形象就是一种文化,国际形象就是文化直觉。“最关键是千方百计要建立大的国际形象。”

  余秋雨建议,“我们重大建筑的设计一定要国际招标。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经验。理由很简单,我们在建筑很多方面都很精通,但在设计的理念上还有待于追赶。国外在建筑设计理念确立已经有很多年,像包豪斯的建筑体系强调的自由创造就值得我们学习。国内现在有不少城市的主要建筑都是国际招标,像国家大剧院、新的央视大楼,都是国际设计。”

  “大家不要小看这个,文化是要外化的一件事情。 ”余秋雨说,建筑与其他不同,你不喜欢这个人的绘画,可以不进他的美术展览会,你不喜欢这个人的音乐,可以不去听他的音乐会。但是建筑是强制审美,抬头不见低头见。它是一种暴力美学,统治你的审美结构。如果它是丑陋的,它就是种丑陋暴力。现在很多人到欧州去,就是去看漂亮的建筑。“我希望多少年以后到这儿来,能在这儿看到漂亮的建筑,甚至超过其他几个新区。 ”

  余秋雨还谈到了几个具体问题。比如,“既然是新区了,所有标识都需要准确英文,要与国际接轨,这个国内的翻译很多还做不了;要取消大多数不良广告——形象和内容很丑陋的。这方面天津做得很好。那么大一个城市,没有让我发现不良广告。北京在奥运会前也对此进行整治,没有了不良广告的遮拦,花草散发着原始的美。” 

  “研究把海鲜结合在一起、其他人也能吃得非常好的菜”

  余秋雨对于国际形象的又一个建议是:舟山的生活方式一定要考虑到国际化,比如美食。

  他拿自己在云南的经历举例,“云南人很喜欢拿出他们的山珍招待客人,我有一次提醒他们:你看,整整七桌饭已经吃完了,菜基本没有动过。这说明什么问题?山珍只是你们的饮食习惯,但不是所有人喜欢吃。为了你们的国际化,你们必须建立一个美食团队,研究出一个菜谱,百分之八十以上是通用菜,百分之十几是特色菜。”

  余秋雨说,不要以为特色菜就是好的。如果是以前作为海边的小村落,特色菜是肯定需要的。但是舟山新区要成为一个国际化程度高的城市的话,一定要研究结合海鲜的通用菜,作为世界通用饮食。“不要把你的童年回忆作为客人的主要选择,也可以成立一个美食团队,研究把海鲜结合在一起、其他人也能吃得非常好的菜。”

  “我始终认为,旅游和交往和美食直接有关,因为它天天要面对。我们常犯的一个错误是,误认为挖掘出一个状元故居就能拉动旅游,恰恰相反,状元故居的影响力或许远远不及开发出一个好菜。”余秋雨说,“我是一个正常人,如果让我带着妈妈、弟弟们去看一个状元故居,我是不会去的。但是如果哪里有个好菜,我会跟妈妈讲,那里有好吃的,我们一定会去。”

  “适当的时候,为了我们的美食文化,舟山可以成立一个美食研究所,这是舟山群岛新区国际化的一种方式。”

  与饮食同理,国际化需要地方特色,但这个特色只要有百分之十几的地方元素就够了。

  “不要过度热情造成别人的不自由”

  余秋雨说,他看到关于舟山的报告中有提到自由港的问题,所以也想谈谈关于自由港的氛围。“世界各国任何人踏上你这块土地,都浑身感到自由的感觉。什么都可以,但千万不要以为自由就是色情,贩毒。其实在国外,真正的自由港既不色情也不贩毒,而是对任何生态都宽容地接受。我们要在自由港的氛围中,出现很多很多别的文明的元素。”

  余秋雨建议,可以借鉴一下海洋文明自由港的典范——瑞典的歌德堡、英伦三岛、日本的一些沿海城市等,“在那些城市,有的建筑像帆船在召唤。那是一种自由港的风味。”

  那些城市商店的服务也给予人自由之感。“推门进去,营业员绝对不走过来,绝对不看你,连笑也不笑——只有离开时才笑笑。你没有受到太多的关注,那种感觉是愉悦的,这种自由叫自由港的风情。”“不像我们这儿,跟在后头一个劲地问先生你要买什么?你强迫了我,你取消了我的欣赏过程、选择过程,我碰到这样的服务员,转身就走。”

  “国外服务最大的特色不是热情而是诚恳,他的笑是眼睛也带笑的。以后舟山会有好多国际企业、国际财团进来,这是勿庸置疑的。我们很热情,但是有时过度的热情会让人产生恐惧。不要过度热情造成别人的不自由。 ”

  余秋雨说,某种意义上我们要借鉴其他海洋文化比较强的城市,借鉴他们自由港的文化、氛围。比如可以开办外语学校,让生活在其间的年轻人都能够流利使用双语交流。“如果来了一位不懂英文的西班牙人,可以在周围店里找到懂西班牙文的人。”

  “审美方式一定是世界各地美好事物的组合。”余秋雨提醒,自由港的构建不要过多强调地方色彩。“我们要压抑一点地方色彩情绪,去追求国际化,是舟山后来居上的一个风格。”

  “航海美学是渗透在生活各处的”

  余秋雨说,重建舟山新区的海洋文化,还要建立航海美学。“我们的城市里经常看到‘渔人码头’这样的店招,在一个商业集聚区里看到‘渔人码头’,具有非常大的吸引力。这就是航海美学。尽管现在已经没那么多渔民,但这样的字眼会使所有人产生对海的念想,使所有人产生了那个在海里挣扎了好多天的那些渔民粗犷走上来的美学形象的向往——航海美学要在舟山新区体现出来。”“我们在街上不要保守,要让世界航海家的雕塑出现在我们的街市,不要仅仅是郑和,我们要的是世界著名航海家。”余秋雨说起,他在地中海的边上,曾看到一个哥伦布看着东方的雕像,电梯只能到达它的脚下,它比电梯还高,这个雕像触发了余秋雨的诗情,“我那天写了一句,他心中想到的东方是中国。”

  余秋雨建议,舟山可以在街头竖立像麦哲伦、郑和等这样真正优秀的、耳熟能详的航海家,也可以塑一些虽然没有具体名字,但一看就知道是航海者的形象。“可以描绘宋代某一个航海者,也可以是某次出海时的航海者,都可以出现在我们的街市中。”“航海美学是渗透在生活各处的。比如我希望舟山还有这么一个地方,指着我们和世界著名港口的距离和方向。这里到鹿特丹,多少多少距离,这里到旧金山、歌德堡,多少多少距离。使大家都知道,我们共同生活在这片海上。”“海的魅力不仅仅是渔民出海,这只是初级阶段,它的高级阶段,是无国界的国际贸易。 ”而舟山群岛新区完全可以做到。

  “文化人有故乡,但文化本身无界”

  “我去红海的时候发现海里有好多船,船底都是透明的,可以让我们看到海底的世界,里面有礁石、鱼群,特别漂亮。我还去过迪拜,它的餐厅在海的下面,我们的眼前鱼儿在游动,海龟在慢慢走动,我们在吃饭,边欣赏美景边吃美食……”余秋雨举这个例子的目的是想告诉听者,舟山可以在海洋生态示范方面作些文章,“我们在海洋的自然生态的保护上,要找几个有国际观赏价值的保护区。可以做一些与海的深度研究有关的景观。”

  余秋雨在演讲中还谈到,要保持住普陀山佛教文化与传承在新区中的引领作用。“普陀山佛教文化如果面对新区结构,它的旅游价值就是要佛教文化与大海相连。因为无论是民间的妈祖文化还是观音文化,都是大海文化的一部分,而观音文化是海洋文化的精神引领部分,要保持住。 ”

  余秋雨最后提醒说,既然舟山建立了新区,就要和不良文化保持距离,“面对创新文化与复古文化,要站在创新文化这边;面对理性文化与民粹文化,要站在理性文化这边;面对地方文化和整体文化,要站在整体文化这边。”“文化人有故乡,但文化本身无界,就好比山头上的云,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好的文化一定会在更广范围上流传开来。”

  评论这张
 
阅读(4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